网上配资公司 > 基金 >

一天募集710亿的睿远基金什么来头?盘点陈光明

时间:2019-03-30 16:1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3月21日,整个财经圈都被一家基金公司刷屏了——睿远基金的首只公募基金“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开卖,半小时不到“售罄”,1小时募集到100亿,半天募集350亿,据销售渠道统计,最终募集到约710亿,配售比例低至7%,也就是说,只有50亿能排上队,剩下的660亿全部落空。换言之,你要掏710万去申购,最终仅有50万能认购上。

  关于募集规模,网上说法不一,有说募集50亿,还有说募集60亿的,这是怎么回事呢?从销售渠道来看,据招募说明书等公告显示,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分为A、C两类份额,其中,A类份额通过银行、券商等各代理销售渠道发售;C类份额通过管理人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平台、睿远基金APP等直销平台发售。A、C两类份额单笔首次认购和追加认购的最低金额分别为1000元和10元。在募集期内,A类份额的募集规模上限为50亿元,C类份额的募集规模上限为10亿元,并将采用末日比例确认的方式实现募集规模的有效控制。也就是说,睿远成长价值混合的首募规模总上限为60亿元。此外,若A类份额募集规模达到或超过30亿元,该基金也将提前结束募集。

  这个产品火爆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我所有的在银行工作的理财经理朋友几乎都在卖,无数客户咨询。我跟朋友开玩笑,说睿远基金开创了公募打新式募集流派。睿远基金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引发整个资本市场如此为之着迷?

  说起公募基金,大部分人第一反应是王亚伟、王茹远这两位号称“一哥”“一姐”的人(两人都已经转私募),实际上除了这两位还有很多元老级大神,如果真要盘一盘还在市场活跃的大佬,那就不得不提起范勇宏、杨东、陈光明、杨爱斌、傅鹏博这几个名字。

  范勇宏,1998年创建华夏基金,一举带领华夏基金成为中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并稳居第一宝座,培养出王亚伟(这位不用多介绍)、江晖(后来创办百亿私募星石投资)、孙建冬(后来创办鸿道投资)、张益驰(后来创办远策投资)等叱咤资本市场的投资大佬,因此其也被誉为基金界的“教父”。范勇宏与王亚伟曾被视为绝佳黄金搭档。双方共事始于1995年的华夏证券东四营业部。其时,范勇宏是营业部总经理,王亚伟为研究部经理。2012年5月6日晚,华夏基金公告王亚伟离职;2012年5月10日晚,范勇宏御任华夏基金总经理。二人双双离开,被视为华夏基金乃至公募基金界的“人事地震”。去年6月11日,范勇宏重返公募,担任鹏扬基金董事长。鹏扬基金是全国首家私转公的基金。

  杨东,原兴全基金总经理,他在2007年6000点的疯狂时写信给投资者,再三提醒股市可能大幅调整,并且不顾自己利益,赤果果提出“如果您是处于风险因素,赎回了基金,我们也能理解。”随即,A股一路狂跌,从6000多点跌至1600多点。2015年的5000点前,兴全基金旗下所有权益类基金一季报也是杨东亲自写的,其中提到“可能很快会来临的再一次泡沫的破灭”,“这一次的股价崩溃对投资者的伤害甚至可能超越2008年”,“股市或将迎来狂风巨浪”。观点在市场狂热中被讥讽和嘲笑过时了,之后A股迎来股灾1.0、2.0、3.0和熔断。杨东因此成为中国首个也是到目前惟一一个敢于放弃公司短期利益劝基民赎回的公募基金总经理,他对市场判断的前瞻性为市场熟知,并被称为业界良心。2017年年初,杨东离职兴全基金,不久后创办私募机构宁泉资产。去年年底大概2600点左右的时候,杨东喊话,称底部来了。回过头来看,是不是准得可怕?

  杨爱斌,有人说他是“中国公募债基第一人”,他自己好像没有承认过,也未在公开场合以这个名头宣传过,但仔细想想,似乎除了他,也没人能配得上这个称号。2005年杨爱斌加盟华夏基金,出任华夏基金固定收益负责人。彼时,华夏基金固收规模最高时达1100亿,是当时公募基金行业内资金规模最大的固收团队。后来,杨爱斌带着团队一路厮杀,收获颇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国内宏观经济通胀率超过8%,杨爱斌带领华夏固收团队做多债券,这是非常有勇气的。要知道,在十年前,通胀几乎决定了大部分债券的走势,高通胀往往伴随紧缩预期,收益率上升,债券价格跌,而他反市场预期,选择了做多。后来杨爱斌创办鹏扬,鹏扬的债基也有杨爱斌的风格,业内人士感概:鹏扬操作债券的风格像其他公募操作股票一样,“打法凶狠”。

  陈光明,1998年作为资产管理部的实习生进入东方证券,2005年出任东方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2010年转任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任董事长,2018年初辞职。公开资料显示,陈光明曾管理过东方红4号、东方红5号、东方红-新睿1号、东方红领先趋势、东方红稳健成长、东方红6号等产品,长期业绩优异。成立时间最早的东方红4号,9年获得了超过7倍的回报,年化回报高达30%。9年7倍,别的还需要多介绍吗?

  傅鹏博,大家只看到陈光明是睿远基金一把手,以为傅鹏博只是绿叶陪衬?错了!傅鹏博实际上是陈光明的“老师”,据陈光明接受中国基金报采访回忆,当年正是傅鹏博把陈光明招进来的。傅鹏博拥有24年证券从业经验,1992年进入证券行业最早从事投行业务,1998年起转做投资研究,是证券从业时间最长的基金经理之一。他曾在申银万国证券担任企业融资部经理、参与筹办东方证券资产管理部、在汇添富基金担任首席策略师,拥有丰富投资和研究经验。傅鹏博真是国内殿堂级的基金经理,请看历史业绩:统计数据显示,傅鹏博2009年1月16日至2018年3月21日担任兴全社会责任基金经理期间,基金份额持有人曾超过百万人,基金总回报434.13%,年化收益率20.02%,同类第一。

  你以为睿远基金只有陈光明+傅鹏博吗?又错了,睿远基金的投研阵容,不亚于当年前海开源的全明星阵容。睿远基金还有“白金分析师”吴非,原百度战略副总裁金宇,交银施罗德的权益部副总经理、首席基金经理唐倩,大成基金“头牌”基金经理徐彦。

  吴非,曾为环保与公用事业分析师,在中信证券曾七次获得新财富第一,受封白金分析师,现在为睿远基金研究部总经理、周期组组长。新财富白金分析师,实力上仅十人,大多数已经成为各大券商研究所所长,比如杨涛、路颖、胡雅丽;像刘元瑞直接成为长江证券总裁;也有加盟公募,比如前海开源联席投资总监赵雪芹(赵也是吴中信的同事,比吴更早拿到白金)。

  金宇,原中金研究部董事总经理,百度公司前战略副总裁、百度资本合伙人,现为睿远基金TMT行业组长(可能有其他正式title,暂未披露)。

  唐倩,交银施罗德2017年业绩(55.25%)最耀眼的基金经理,2000年至2004年任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分析师;2004年至2006年任中银国际有限公司分析师;2006年至2007年任香港雷曼兄弟证券公司研究员;2007年至2013年于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其中2011年4月28日至2013年7月8日担任上投摩根成长先锋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3年7月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离职前任权益部副总经理、首席基金经理。

  徐彦,曾就职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管理部,2007年加入大成基金,历任中游制造行业研究主管、多只产品基金经理,被誉为大成基金主动权益团队的顶梁柱。他离职的时候,媒体使用《大成基金痛失悍将 11年证券从业老司机徐彦离职》这样的标题来表达惋惜。徐彦是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里面比较难得的长跑型选手。他从2012年12月31日接手大成策略回报,截止2018年9月6日,五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共取得138.87%的回报。他择股能力强,他管理的几个基金仓位变化都不大,超额收益基本都是来源于择股。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他的持仓没有一个茅台、海康、格力这样的热门价值股,也照样取得了较好的收益;他在2017年连续3个季度增持的基金重仓股均在次季度取得了40%以上的涨幅。

  黄真,睿远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曾任上海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拥有14年固定收益投资经验。2005年上海银行推出理财业务伊始黄线年又成为新设立的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看上去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固收圈老人,媒体报道不多,不过睿远基金强项并不在于固收。

  朱璘,曾担任兴全社会责任基金经理助理一职,可以说是傅鹏博一手培养起来的一名新星。公开履历显示,朱璘证券从业10年。曾任华谊集团化工设计研究院工程师,莫尼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高级研究员、兴全社会责任基金基金经理助理。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为傅鹏博和朱璘,也就是说,他是睿远基金首只公募产品的两名基金经理之一。

  睿远基金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陈光明本人出资5500万元,持股比例55%,傅鹏博持股32.51%(陈傅两人持有股份近90%)。另两位合伙人刘桂芳、林敏分别持股7.5%、4.99%。资料显示,刘桂芳曾任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机构监管处处长,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合规总监、副总裁、首席风险官,担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合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被授予上海市领军人才称号。林敏曾任招商银行总部财富管理部和零售银行部财富产品负责人等职务,负责公私募基金、保险、银行理财等产品的研究开发、客户配置与服务工作。

  根据有关规定,基金公司董事长不能担任基金经理,所以1月12日,睿远基金宣布,睿远基金董事长将由原副董事长刘桂芳担任,原董事长傅鹏博将转任公司副总经理。

  这个阵容,豪华得堪比NBA全明星,很多人一看到陈光明和傅鹏博就晕了,再一看其他投研成员,没一个弱的,难怪投资者抢购第一只公募产品都疯了。

  睿远基金是一家研究驱动的公募,据了解,睿远基金目前投研团队有36人,设立消费、先进制造业、 医药、周期、TMT、金融地产等六个研究组。陈光明曾笑称,团队一年的成本高达2亿元。这也造成了睿远基金专户管理费用较高,去年睿远基金的第一个专户产品认购门槛为300万元起,目标是200亿规模,以100万为单位进行追加。认购费是1%,管理费为2.1%,超额收益部分的业绩提成是5%以上计提20%。采用3+2年封闭期,3年后可赎回但收2%赎回费,4年后赎回则收1%,5年后赎回不收管理费。陈光明在路演时表示,之所以设置超长的封闭期,主要因为投资人不够理智,常有投资者在市场不好的时候选择赎回,作为专业的资产管理人,有义务帮客户做到理智判断,提升盈利体验感。

  前段时间,睿远基金不惜违规用专户业绩去宣传新的公募产品(当时也确实没有啥可以宣传的,因为只有专户,还没发公募产品,从事后来看,监管也没有公开处罚)。而从公开数据来看,这只引起当时市场震动的专户业绩表现并没有体现出独特之处,当时大约6%的收益不仅跑输公募基金平均成绩,也跑输了指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专户理财类的运作方式似于私募基金,乃针对公募基金而言。和公募产品不同的是,基金公司可以从专户理财业务中收取不低于同类证券投资基金费率60%的固定管理费率以及不高于委托投资期间净收益20%的业绩报酬。而尴尬的是,睿远基金募集新产品又赶在了这轮行情起来之后,未来能不能赚钱,可能很大程度上还要取决于这轮牛市能走多远。

  那么爆款基金值得买吗?从历史上来看,规模越大的基金,管理难度越大。比如2015年首募规模140亿的易方达新常态,至今亏损62%左右(3月22日净值0.3790),可以说是基金行业的大笑话;中邮核心成长,成立规模148亿,成立以来亏损近39%(3月22日净值0.6109);远的不说,去年发行327亿的兴全合宜(这个还是封闭式的,跟睿远新产品一样),曾一度亏损17%左右,截至3月22日净值0.9766,尚未回本。

  学过金融的都知道,金融学有个著名的问题叫“封闭式基金折价之谜”,指封闭式基金的价格与净资产值长期处于背离状态的一种金融现象。起码几年之内,管理者没有赎回压力和流动性压力以及扩大规模的激励。如果基金投资者对基金管理不满意,也往往只能在二级市场转让而不能向基金管理人赎回自己的基金份额,并不影响基金管理者所管理的基金规模和相应的基金管理费收入。对封闭式基金,你如果实在看好,想买,二级市场交易时再买也不迟,一般都有折价。

  陈光明曾说,我们一直有三个坚持:一是坚持以客户利益为中心,二是坚持长期导向,三是坚持价值投资。

  我对陈光明乃至于睿远基金的全明星天团还是抱有很大的期待的,现在募集期结束,也无所谓买不买,希望睿远基金能不忘初心,做好真正的价值投资,为基民获取稳定收益,打破爆款基金收益差的“魔咒”。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