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悲辛是梅庵(图)-江西新闻网-中国江西网首页
□ 本报记者 陈米欧 文/图晚清进士李瑞清(1867年-1920年)系临川杨溪村(今进贤温圳杨溪李家村)人,担任过两江师范书院(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监督(校长)。他是我国近现代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改革者,我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前驱,我国现代高级师范教育的开拓者。2020年是他去世100周年,让我们一道来品尝前史,铭记先贤,温故知新。 ——编者 南京大学所存李瑞清题写的“两江师范书院” 上海博物收藏李瑞清楷书对联初识李瑞清,是他极端明显的“战掣”笔画,以及一些比如“晚清碑派书风代表性人物”之类的书史结论。细读李瑞清,留意力就会从他的书法挪开,就会对他这个人心生怜意,从而叹气之,感佩之,以致于慕名之。不幸婚姻李瑞清生于1867年,小时候他是很迟钝的。据称: “梅翁籍隶江西,而成长读书皆在湖南。时不修边幅,有如呆童,饮食起居,毫无感觉。喃喃自语,视人则笑,蜷处攻学,余无所知。匿不外出,彼不肯见人,人亦无与彼议婚事者。常德余公,为长沙学官,闻而往视,观面问话,触其所学,条对口如悬河。余公曰,此子将来必成台甫。太原王氏所谓‘予叔不痴者’,即此子也,以其长女妻之。”此余公和李瑞清一照面后,立马觉得此子出路不可限量,就想将大女儿嫁给他。但自此,李瑞清的婚姻日子发生了一连串的咄咄怪事——余公大女儿还没过门,就死了!余公又将六女儿梅仙嫁给李瑞清,两人日子不到三年,这六女儿又死了!!余公不信邪,再将其女儿玉仙嫁给李瑞清,不过三年,这七女儿又死了!!!18岁与余梅仙成婚,21岁梅仙难产去世;24岁与余玉仙成婚,27岁玉仙又去世,加上之前余公原本想许配给他的大女儿,连着3人,沾着李瑞清的就身故。痛定思痛的李瑞清,尔后再也没有娶妻。李瑞清与余公六女梅仙最为情深意笃,因而在妻子去世之后,26岁便更字“梅痴”。《世载堂杂忆?清道人轶事》中云:“梅翁原字仲麟,因感余公知遇之恩,又伤梅贞夫人不能同到白头,誓不另娶。”而也就在他27岁这一年开端,他现已走完人生一半旅程,后半程的他唯有孑然独立。有情有义翻阅各种记载,有关李瑞清的几件人生大事,能够细细道来一番。因为面临这几件事,十分检测人的性格和胸襟。一是面临丈人和婚姻。前文已叙,不再赘述。李瑞清内心诚感岳丈之风义,一起也是对梅仙、玉仙的深深挂念,27岁后就终身鳏居不再续弦,并且取号“梅痴”、别署“梅庵”以示思念。这么年青,重情重义,严于律己,一般人是极难做到的。其次是人生重要的举人考试。玉仙死的这一年秋天,27岁的李瑞清考取了举人。不过,这是他的第2次考试,并且是回到江西抚州临川考的。这儿边还有一个小插曲。起先,李瑞清是在湖南武陵考的,那是1891年,乡试中了副榜榜首,但当即受到了当地人的攻讦。李瑞清的学生蒋国榜是这样描绘此事:光绪辛卯,公妣陈太夫人多病,荣禄公宦湘垂三十年,援武陵籍入试,中副榜榜首,或以冒籍相攻讦,势不解。公决然去之,曰:“是戋戋何足争议。”议始寝。什么是冒籍?简略来说,冒籍相当于今日社会中的“高考移民”。李瑞清父亲“荣禄公宦湘垂三十年”了,加上其祖父其时仍是在广东为官,李瑞清说是江西临川人,但其实他出生在广东,后才到湖南长大。因而,按说这个冒籍彻底没必要较真。面临攻讦,李瑞清显示出大将风度。他说:这戋戋小事就不必争了,这个举我不中便是了!所以,我们就都安静了。还有一件更是挨近要命的工作。但李瑞清临危不乱,甘愿慷慨赴义。那是1911辛亥年,革命军攻击南京,全城震动,一片慌张。突然间,风送来远处洪亮的上课铃声,李瑞清担任校长的两江师范书院,传出琅琅读书声。什么叫淡定?他人都逃命,校长李瑞清仍是毋忝厥职。之前,书法写得像佳人的“樊佳人”樊增祥,仍是从二品的江宁布政使,却捷足先“跑”;自身是满人的从一品将军铁良也是“走为上”。相比之下,两江总督张人骏十分慨叹,觉得人才难得,李瑞清是“诚可寄命任重者”,当即前方选拔,原为江宁提学使兼两江师范书院监督(相当于教育厅厅长兼校园校长)的他,一下被任命为江宁布政使。这个职务相当于今日的副省长。之后,城池守不住了,选拔他的张人骏也跑了。在这样的性命攸关时,李瑞清还不怕。最终,革命军一带头的拿着武器劫住了他。其时巡抚程德全被人推为江苏都督,鉴于李瑞清的名誉,他想强行留下李瑞清,让他在新政府持续干教育,但李瑞清真是条汉子,他写信回复说:你便是把我扔在烧开了水的大鼎里烫,我也不会留下!主攻教育没有妻子儿女的他,人生的中段真是专心扑在教育上。婚姻日子虽然不幸,但李瑞清的人生工作到了民国前夕,正逐渐走向巅峰——关于教育,他一干就干成了“开拓者”和“奠基人”。他担任两江师范书院监督时,留给后人那句最著名的校训十分朴素、接地气:“嚼得菜根,做得大事。”关于李瑞清的教育实践活动材料丰厚,笔者将偶然查找到的“南师手刺”微信大众号“我们”李瑞清专题里的话,抄写一句:他,是我国近现代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改革者;是我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前驱;是我国现代高级师范教育的开拓者。这儿多解说几句,“奠基人”“改革者”“前驱”“开拓者”几个重要点评,以大白话来讲是:一、现在的大学其实便是从李瑞清那时开端真实搞起来的,这是大学的模子;二、你认为现在央美国美等是从娘胎就有的吗?不,是李瑞清在大学创始设置了我国高级校园中榜首个图像手工科,并设音乐副科,之后,才有了大学美术系甚至美术校园;三是育火种,培育了一大批具有新思想新身手的教师,结业后“燎原之火”。据潘天寿的《我国绘画史》记载,仅国画手工科就培育师资五六十人,“如凌直支、文渊、吕凤子以及姜敬庐先生辈,皆该校结业生也……此辈艺术人才,多散布服务于苏、皖、赣、浙、湘、粤、川、晋及北京等各中学师范校园”。担任两江师范书院监督之后的李瑞清,劳心劳力、勤奋工作自不待言。这时候他留给了外界一个极好的形象,成为其时一名儒者的典范。狄葆贤《相等阁诗话》卷一写道:“君贞固醇笃,礼法自我克制。既宦游秣陵,频以事过沪相见,温粹朴素,仍然儒者,一时人士佥奉为楷模云。”留意这个“温粹朴素,仍然儒者”,好人品啊!民国到来的前夜,李瑞清深耕细作下的两江师范书院迎来了高光时间,并且,他们输出的生源现已造成了其他校园的惊惧,因为实力太强壮的原因。1910年头上海《时报》报道说:“两江师范书院本科学生已满五年二级者共有三百余人,将举办结业……唯各书院在事人员,多系早年速成学生。该班一出,定行压倒侪辈,故刻下旧日之师范生反常惊慌云。”鬻书海上书法家,是李瑞清在今人形象中最明晰的形象、最常见的头衔。但写字为生,其实是这位自号“清道人”的无法之举。因为到了晚年,他不得不“鬻书自活”。并且,特别不为人熟知的是,他要养活的,仍是快50号人的我们庭。辛亥革命后,清王朝巢倾卵覆,一大批官吏“下岗”,其间书法技艺出众者,或求经济和品格独立,或为生计所迫,都富丽回身,一跃成为民国书法名家。据《海上墨林》记载,晚清前后集合到上海的书画家多达671人。虽然那时国家动乱,经济惨淡,战火纷飞,但是因为他们的参与,却带来了我国书法开展史无前例的新局面,大大影响了人们的购买愿望,促进了书法艺术商场的昌盛。李瑞清的润格开始刊登于《神州日报》,主持笔政的黄宾虹慧眼识英雄,将《神州日报》的报头也换成了李瑞清的魏碑体,令李瑞清名声大噪。他常常参与吴昌硕、李叔平等安排的书画安排和活动,很快便融入了“海派”书画圈。但他的书法卖得并不很贵,扇面每件2元,楹联每尺1元,均落款“清道人”,而很少署本名。据记载,上世纪20年代,上海一个卫生局科长月收入在30元左右,一个一般市民家庭月开支不过50多元,北京租一个四合院每月仅20元左右。因而,假如不是要养几十口人,李瑞清凭卖字收入应该日子得很好。他也曾自嘲“已成为制米机器”,可见卖字量之大。清道人与上海震亚书局的朱挹芬有友谊,震亚书局在1915年为其出书了《玉梅花庵临古》,瞬即颤动,为海内外书画家所争购,到当年11月已三次排印。所以道人之声名大显,以致“儿童走狗,皆知有李道士”。李瑞清身体一向欠好,亲友们忧虑,曾提出让现已能够乱真其书法的侄儿李健在瑞清体力不支时代笔。李瑞清坚决不允,答道:“人家赚的是血汗钱,得来不易,以此辛苦来购我之书作,我焉能如此报答人家?作书糊口虽则很累,或许有时写得不甚抱负,但总也不能叫人代笔!”李瑞清的书法水平怎么,只需看一下其时书坛大腕怎么说就了解了——吴昌硕在一段题跋中这样点评李瑞清:先生精篆、隶、彝器、砖瓦文字,旁通六法,全世界共知,不特吾知也。至先生证阁帖之源流,辨狂草之正变,此吾不知而世亦罕知。其时在上海与李瑞清齐名的曾熙,则称誉李瑞清的书法,“善取篆隶之精,奔驰古人荒寒之境,临嵩高广,用笔得之乙瑛,布白出于郑固,纳险绝入平允,饶金石气,其功力深也”。沈曾植点评李瑞清书法时说得也很有意思,说清道人书法水平那是绝世的,但如同行书不太行,等后来看到他的手札,又好得不得了。原话是这样的:“清道人书,恢奇绝世,余尝病其行书无功,道人亦慊然,乃观其简札,佚丽天然,居然大令风流,在近代犹当抗手希哲。”清道人临终前半月,应“日本书画会”之恭请,写了四幅魏碑书作送往日本参展。令人吃惊的是,这四幅著作居然满是描摹之作。临写的分别是郑道昭所书摩崖两幅,《司马景和妻墓志》及《嵩高灵庙碑》。虽是临作,仍颤动彼邦,歌颂载道,誉之为“中岳再世”“近五百年来榜首人”。1920年9月12日,53岁的李瑞清患中风在上海去世,遗体葬于南京牛首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